無情男人,逼我走向懸崖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波多野结衣电影下载_波多野结衣高清av系列_波多野结衣巨乳女教师6

  1
  "醒醒瞭,醒醒瞭,手術做完瞭。"一道冷漠的女聲在我上方響起,我費力地睜開眼,從冰冷的手術臺上慢慢地坐起來。
  "啊……"我一陣眩暈,手術臺尾部的無菌佈上血跡斑斑,像一朵朵惡之花,我意識到,孩子已經沒瞭。淚水刷地淌瞭下來,我咬咬牙,扶著腰下瞭地,顫顫巍巍往外走,每踏一步,都覺得自己腳底的肌膚都在向外滲著血。
  "慢點,你傢屬已經走瞭,看瞭一眼胎兒就走的,還是我叫住他才付瞭手術費,怎麼有這麼狠心的男人啊!哎,你自己走回去沒事吧?"戴著口罩的女醫生嘮裡嘮叨著。
  我的身體一軟,癱倒在地上。
  "哎!哎!你怎麼瞭?"我最後的意識裡,隻聽到女醫生慌裡慌張的這兩聲尖叫。
  再醒來時,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瞭,我發現自己躺在酒店的一張大床上,床頭放著一紙已經簽瞭他名字的離婚協議書,"劉斐然"三個大字龍飛鳳舞,似乎要飛出紙外去。呵呵,還真是著急離婚啊,我的嘴角泛起冷笑。
  母親坐在床邊一邊望著我,一邊流著淚:"當初我和你爸就反對你嫁給他,你偏不聽,偏不聽,你看看你現在……"
  "媽……對不起。"我虛弱地沖她咧咧嘴,想對她微笑,可是我發現自己毫無笑的力氣。
  "好瞭好瞭,你先別說話,養養精神。"媽媽心疼地摟著我。
  "媽,你送我離開這裡吧。我不想在這裡呆瞭,我要去西安找我小姨。"我慢慢地伸手取過來那張離婚協議書,顫抖著,一筆一劃,寫下自己的名字。
  五個小時後,夜晚的九點二十分,在冷清的火車站臺,母親抱著我哭成淚人。她舍不得更放心不下我一個人走,可是,又能怎麼辦呢?被逼打胎又離婚的我,住在娘傢的話,街坊鄰居的閑言碎語會把人淹死吧?我不想看那些帶著笑意的面具下,那些嘲笑亦或同情、甚至幸災樂禍的神情。
  我呆呆地任由她抱著,眼中沒有一滴淚,夜風冷冷地吹打著我的臉,我的臉龐漸漸麻木瞭起來。
  2
  認識劉斐然,是在我大二暑假實習時,我在一傢食品集團做臨時促銷人員,而他,是當時分管我的主管。
  某次我被安排去一個社區內做促銷活動,晚上劉斐然過來收賬對賬時,發現兩張百元假鈔。
  我一下子蒙瞭,兩張嶄新的假鈔是下午一個慈祥的老大爺給我的,當時我還覺得大爺是個爽快人,誰曾想是個騙子?
  我當場就蹲在地上哭瞭:"嗚嗚……我今天一天連飯都沒吃上,竟然還收到假錢。我這幾天都白幹瞭,怎麼有這樣的壞人?!"我邊哭邊咬牙。
  劉斐然笑瞭:"算瞭,別哭瞭,這錢我給你墊上。"說著,他從自己兜裡抽出兩張,塞進錢包裡。
  "好瞭,丫頭,走,我帶你去吃飯。"我呆住瞭,因為他掏自己的腰包填我的過錯,更因為他那一聲"丫頭",叫得我第一次內心小鹿亂撞的感覺。
  我和劉斐然,自然而然地在瞭一起。劉斐然大我六歲,看起來很是老成。他清瘦黝黑,我勻稱白皙,有人偷偷告訴我我倆不般配,我才不以為意,我就是喜歡他健康的膚色,挺拔的身材,還有他經常怦然心動地叫我"丫頭".
  畢業後,我第一時間把他領到我的父母面前:"爸,媽,宣佈個事兒,我要結婚瞭,和他。"老媽驚呆地差點昏厥過去:"什麼?你才多大?"
  傢裡人自然是不同意的,我媽的理由是,劉斐然大我太多,現在就老牛吃嫩草,以後想吃更嫩的草時怎麼辦?我爸則憂心忡忡我還沒事業就成傢,以後怎麼辦。可是他們經不住我軟磨硬泡、死纏爛打,還是同意我和劉斐然結瞭婚。
  結婚後,我很快懷瞭孕,劉斐然從原來的食品公司離職出來做生意瞭,他不讓我上班,勸慰我安心養胎最重要,我也就索性在傢休息。
  一年後,我生下寶貝女兒菓菓。劉斐然的媽媽是個歌唱愛好者,再加上她重男輕女的封建舊思想餘孽深重,她對菓菓一點都不上心,反而一門心思都撲在她的老年合唱團大業上。
  劉斐然生意剛剛起步,借瞭一屁股債,傢裡根本沒有多餘的錢請保姆,婆婆又是個甩手掌櫃,於是我隻好一個人默默地帶著菓菓。
  一天之中,忙的時候,我甚至連一口水都無法喝上。熬夜帶孩子讓我內火旺盛,再加上極少喝水,我大便困難,甚至得瞭難言的肛裂。
  3
  劉斐然絲毫沒有顧及到我帶孩子的辛苦,一年過去瞭,受他媽媽重男輕女思想的影響,他強烈渴望再要一胎男孩。
  於是,在菓菓一歲兩個月時,我又懷孕瞭。這一次的反應,特別厲害。我甚至不能好好喂菓菓吃飯,因為很多時候,我在喂她吃飯時,自己都忍不住要吐出來。
  婆婆作為合唱團團花,自然顧不上我。劉斐然的身上,也悄然起瞭變化。他每次回傢後,不太愛陪菓菓玩瞭,更多的時候,一個人拿著手機鉆進衛生間半天不出來。他變得每天都換不同的衣服,出門前對著鏡子細心整理頭發比女人還磨嘰……女人的第六感,讓我覺得他有事兒。有一天晚上,我趁著他洗澡時,偷偷打開瞭他的手機,短消息裡,一個叫"蒙"的人消息特別多。
  "然,你什麼時候來陪我,我有三個地方都在想你。"
  "蒙,等著我,我會讓你每一個地方都舒爽到傢。"
  "然,想你,想你……想你要我。"
  "蒙,今晚不能去瞭,明天中午老地方,一戰方休。"
  ……
  露骨的情話,看得我臉紅心跳,恨意綿綿。看瞭看日期,竟然在我懷孕之前,這個男人,已經和別的女人開房求歡瞭!
  我要當面抓到這對狗男女!我緊張瞭起來,我回想我們兩個熱戀時開房的地方,劉斐然是一個很懶的人,我們兩個開房的時候,他就經常在那傢賓館的601房間,那麼現在偷腥的他,會不會還去那個地方呢?我思忖著。
  第二天的中午,我托我媽媽照看菓菓,我騙她說我要去逛街,然後徑直去瞭常去的那傢酒店。
  破舊的酒店,經年沒有翻修,隔音效果真是差到極點。我站在601的門外,聽著他們在裡面顛鸞倒鳳,激戰不斷的聲音,一股熱血沖瞭上來,想著這對狗男女在裡面肆意快活,我就忍不住想要嘔吐,我開始狠狠地拍打著房門。
  裡面的聲音戛然而止,我聽見有人慌亂下床的聲音,過瞭一分鐘,門開瞭,裹著睡袍的劉斐然出來瞭,看到是我,他的眼神裡倒是沒有絲毫的慌亂:"進來吧。"
  房間內的女人披著睡袍坐在床上,年輕的臉上倒是有幾分清麗姿色,她挺著小胸脯望著我,不怯不懼。
  "剛好你也知道瞭,我們離婚吧。"劉斐然徑直走到床邊,與那個女人並排坐下,低著頭說。
  "劉斐然,我肚子裡還懷著你的孩子,你跟我說要離婚?"我的淚水不爭氣地流瞭一臉,這個男人,被我捉奸在床,不但毫無愧疚,竟然還能這麼不慌不亂,不知恬恥地跟我說離婚?
  他的臉抽瞭抽,繼續頭也不抬地說:"我和小蒙早就認識瞭,我們是初中同學,她是我的初戀。當時因為有些誤會分開瞭,現在好不容易再相見,我們已經做好結婚的打算瞭。"
  我冷眼望著小蒙,和低頭的劉斐然不同,她小巧的臉驕傲地抬著,像一個居高臨下的女王,她的唇角露出不易察覺的嘲笑。
  "孩子呢?那肚子裡的孩子怎麼辦?"我失聲痛哭瞭起來。
  劉斐然猛然抬起頭,他的樣子看起來很不耐煩:"什麼怎麼辦?菓菓歸你。肚子裡這個孩子做掉就是瞭。"
  "你個畜生!"我抬手對著他的臉扇瞭過去,在他和那個女人的驚呼中,我掉頭離開。
  那天以後,平靜的生活離我遠去瞭,不安定的日子卻如黑雲壓日,籠罩在我頭頂。
  劉斐然不再關心生意上的事情,每天在傢就是對我拳打腳踢,惡狠狠地罵我,他每天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:"我必須要和你離婚,你也必須把這個孩子做掉,永絕後患。"
  可憐小小的菓菓,每天看到媽媽被爸爸追著打,都嚇得哭得哇哇叫,但是這並不能讓劉斐然有半點動容。
  我終於心灰意冷瞭,作為一個女人,還有什麼比遇到這種人渣丈夫,更會讓你絕望呢?
  4
  離開傢鄉後,我來到西安,在一傢證券公司做經紀人。對於一個已經失去瞭一切的女人來講,努力工作,拼命為我的菓菓創造更好的生活,才是我唯一的慰藉。
  由於業績的突出,三個月後,我就升上瞭主管,一年後升為部門經理。我把菓菓接到瞭身邊,請瞭一個保姆幫忙照看。第三年的時候,我成瞭這傢公司的營銷總監,全款買瞭一套房子。
  然而,我始終不敢碰觸感情。同事們都知道我是一個單親媽媽,不少人熱心幫我張羅相親,我都是笑著婉拒瞭,我對已經被傷害至深的自己,沒有信心。
  一年前,工作中接觸的客戶文先生,偶然得知我單身,對我展開瞭追求,我才知道,原來他也是因為妻子出軌而離異的。兩顆都深受過傷害的心,漸漸走到瞭一起。
  有次母親從老傢來看我,悄悄告訴我,劉斐然的母親有回見瞭她哭訴,那個女人不會生孩子,劉斐然公司也倒閉瞭,每天就在傢喝酒耍脾氣,搞得傢裡整天烏煙瘴氣酒氣熏天的。我聽瞭,淡淡一笑:"媽,別管那些爛事兒。"
  某天下午的五點鐘。
  "喬總監,這位先生說要找您。"辦公室的敲門聲響瞭兩聲,我從繁瑣的銷售報表中抬起頭,看到前臺海倫帶著一個男人站在門口。
  我愣住瞭。
  六年瞭,再次見到他,我內心深處的恨意裹挾著深不見底的刺骨寒意,還是湧瞭上來,曾經的屈辱再次翻滾在心頭。
  "喬總監?"海倫見我沒有回應,再次提醒我。
  我高度繃起的神經,一定讓我的整張臉板得很難看,我告誡自己千萬不能自亂陣腳,定瞭定神,我沖著海倫浮起一個大大的笑容:"謝謝海倫,你先去忙吧。"
  他往日清瘦的身材早已發福,黑色寬大的T恤依舊無法隱藏渾圓的小腹,早前瘦削的臉也像吹瞭氣似的,又黑又胖——現在的他,儼然一個油膩中年大叔。他神情黯然地走近瞭,低聲又有些討好地說:"你……現在挺好的吧?我,就是想看看孩子,給孩子買些東西。"
  "好啊。"我爽快地沖他笑瞭:"阿姨已經接到孩子瞭,這會兒應該辦公室樓下等我,你可以去見見。"
  走到樓下大堂時,遠遠看見菓菓和文先生在下著五子棋,玩得正歡。"爸爸,你耍賴!"菓菓撒嬌地叫著。
  "菓菓。"我走近瞭叫她,一邊沖著文先生問:"怎麼你今天接的菓菓?"
  文先生溫和地笑道:"下午公司沒有什麼事情,我就早點出來接菓菓玩一會兒。"
  "媽媽,爸爸剛才帶我買瞭好多小豬佩奇,你看!"菓菓興奮地指著沙發上一堆小豬佩奇的玩偶大叫。
  "額,菓菓,今天帶你認識一個人……"我轉身介紹,卻發現劉斐然逃也似地向大廳外面沖瞭出去。

版權聲明:
1、我愛故事網(5aigushi.com)已經獲得原作者授權刊登,其他媒體及報刊未經許可禁止轉載。
2、以上稿件來自作者:瑤鑫寶貝投稿,通過E-MAIL投遞。